「言わない」

管理人 || 逆檀

【PP】幻事 (CP:狡槙狡) HB to 逆檀

謝謝baby(ノ∀`*)文風一如既往深得我心(爆

歇山放鹤:

  @逆檀-言わない 宝贝儿19生日快乐!!你要的贺文我终于吐出来了2333333祝你考试赞赞 然后出更多酷炫的cos 有吃不完的糖www


幻事


Caution:


*CP是狡槙狡 清水互攻hhh 话说还是第一次po除了奈因之外别的CP谢谢baby给我这个勇气(。


*短 完结


*设定是call酱住到了三三的房子里。


*寡妇狡←不


*耍流氓没有界限


*OOC OOC 智商不够用


BGM:第一次爱的人     Tori Amos—Your Ghost  


 


【1】


       黄昏丝缕光线从紧合的深红色落地窗帘逃窜进来。


       宅子的主人天未亮之时就以兴致盎然地离开,去奔赴一场酣畅淋漓的游戏终局。


       他甚至能够想象那人离开时的模样,雀跃贪玩,像被掷出的纸飞机挣脱逆向的风,不知归返。


       他终是也没能归返。


       伤人性命又占人钱财,作为曾经的警察,“听起来像个无理的强盗”,狡噛慎也这么想。除却形式上的礼节,他内心却没有丝毫歉意。


       立柜上是一只玻璃瓶,装满各色银币,纹样各异新奇:花卉草木,政治人物,武器,徽记...... 在厚生省时一切支付都已被数据电子化,他几乎从未见过这些异国的货币,小小一枚枚,灵巧躺在手心,冰凉至温热,一段诉说。


       是那人游历各处带回的收藏?亦或是来此的形色怪客与贵客,留下一段浓缩的故事作为见面之礼?狡噛慎也思索片刻,从包中掏出那把破旧的左轮,裁决过后,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他取出其中剩下的四颗子弹,掷进装着银币的玻璃瓶,伶仃几声。


       不算精美,甚至显得沉钝粗鄙,但这是故事的结束,再也不会有人带着故事前来,此般清脆的声音也再不会响起了。


       他松了一口气。


 


【2】


       “你终于还是来了。”


        谁。什么声音。


        熟悉于心的清冷声线让狡噛慎也惊诧地转过头,看见那人立于藏书室出口的窗边,此时正是黄昏与黑夜交界相溶之时,钴蓝色的天幕压沉于残留的橘子酱余晖之上,星辰逐渐变得无处循形。只有淡淡一层殆尽的柔光染于那人苍白的发丝与面庞。褪去曾经那种爆发式愉悦的狠劲与事不关已的残酷,尽管仍然带着一贯的戏谑,蜜金色的眼睛淡淡地凝视着自己,就像一人百无聊赖将残局的路数快算尽之时,终于等来一个圆局之人。  


        狡噛慎也的思维有一瞬间的停滞。


        千真万确,这个被自己亲手枪决于稻田之中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可他却没有开口质问这严重反常的景象。


        “原来你在。”他平静内心后开口,一句寡淡的问候。


        那人笑了。


        “我觉得你事先还是应该敲门。还是说你已经习惯并享受破门而入了。”


        “你既然已经久等,我想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帕斯卡说过,不要从特殊的行动中去估量一个人的美德,而应从日常的生活行为中去观察。我不得不说,你的行为规范真是糟透了。”那人笑意渐深。


        “通往美德的道路上有太多的恶。我想你是走完了那条路,却没能到达终点的人。”


        “你总是屈从攻击我的本能,无视所有善意客观的评价。”槙岛圣护穿着白衬衫,左手仍然执着一本红色封皮的精装书,右手插在裤子口袋中,一步步从窗边走近。


        “我只是没有必要对死去的敌人虚伪以待。”


         他看见那人走近的脚步瞬间的停顿,金色的眼眸微张,之后又细细眯起,仍然轻笑着,却没有再接话下去,许是觉得这般斗嘴虽然愉悦,却无甚意义。


         狡噛慎也从沙发上起身。


       “......你吃过晚饭了么?”


 


       “你是打翻了盐罐子?”槙岛圣护尝了一口狡啮新鲜出炉的煎蛋,如此评论道。


        狡啮看了看他,直接拿起叉子伸到槙岛的盘子里,一发直戳蛋黄,作势要拿走,就被槙岛眼疾手快地拿自己的银叉架住制止了。像是一场餐桌上的小型战斗。


        见狡啮收手,槙岛小心翼翼地又切下一小块煎蛋塞进嘴里,之后又怒吃三块番茄才把咸味给中和。望向狡啮的金色眼眸中充满了戏谑和嫌弃。


        狡啮总觉得现在的场景有些不真实。


        可那人的笑意,神情,语气,讨人厌的性格是如此得生动真切。


        若是之前的事情再重来一次,他仍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杀死槙岛,这点他毫不怀疑。可是如今这个人坐在自己面前安逸地边吃边吐槽,自己心中却如何也难以泛起杀意。


        他想起那四颗躺在玻璃瓶中的子弹,暂时决定就让它们继续安睡其中。


        槙岛也没有想初见时那样,刚见面就兴奋不得自己地毫无距离地伸出拳头。他始终与自己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对话,同坐,但却从不触碰。


        他如今内心平静,安全,甚至有些愉快。这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


【3】


        宅子仿佛有着某种奇异的力量。就连一向作息严谨规律的狡啮也开始在白日困乏,夜里失眠。夜晚他会拉开藏书室的窗帘,窗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蓝黑夜色中站立着漆黑挺立的树影。皎洁月光会照进来,而他就在台灯暖黄色的团团亮光下阅读,越读越清醒,如同上瘾。


        他有时会在阅读时想到他。


        那人也是这般,于书架上挑选自己心仪的书本,挟于身侧,于黑夜沉迷其中的么?


        有一日他在书架上发现一组陈旧的漫画,显然已经被翻阅多次,藤子·F·不二雄的《多啦A梦》,陪伴众多读者童年的经典,讲的是懦弱平凡的少年成长中与未来机器猫邂逅的奇遇。流传的结局版本众多,但大多都不像原作的基调那般愉快轻松。


        他不曾想象过槙岛的童年与少年时期。也无法想象。


        但这种想要了解的冲动,即便被强行压下,也仍然足够让他对自己感到讶异。


【4】


       “槙岛,有火柴么。”掏出烟后,狡啮于口袋中搜寻再三确认后才认定自己的确逃亡途中丢失了那只跟随已久的打火机。


       “没有,我不抽烟。”槙岛迅速答道,“你真是个差劲的客人。”他将目光投向狡啮,命令中却如何听来都更像妥协,“不许进藏书室抽,厨房有火。”


         点起煤气灶点烟,画面真是又美又任性。


         点燃烟,狡啮走回客厅,拉开椅子坐下。对面的槙岛将书放在一边,喝起了刚泡好的红茶,香气四散,修长的手指弯曲成微妙的弧度,圈住杯柄,将茶杯递到薄唇边,抿了一口。


         他似乎有话要说。


       “在某个拥有古老司法系统的欧洲国家有过一件知名的案子。”


       “法律规定,一对同居合租的夫妻,若一方死亡,则另一方则可继承租期。”


       “原文对夫妻的描述是‘live as husband and wife’, 在那时同性恋婚姻尚未合法化,对此条法律的解读也争议颇多,双方就关于继承租期的合法性产生了纠纷,案子一路到了最高法院。”


       “由于人权法案的颁布,最终同志被告人取得租期的继承权,但却并不是因为他与爱人在法律上被视为了夫妻,而是以家人的身份取得了这项权利。” 


          听到这里,狡啮心中有着隐隐不好的预感,他竟然一时没能猜透对方提起这些的意图是什么。


        “所以,若是情景换成你我,你在这里久住,我死以后,你可以试着以妻子的名义来继承租期。从此再也不用亡命天涯了。”槙岛说着,愉悦地笑着,饶有兴致地期待着对面人的反应。


        “我拒绝,真是变态。”狡啮脱口而出,毫无犹豫。食指与中指间夹着的烟静静燃着,烟灰自然地抖落。


       “睡我的床,穿我的衣服,说我变态。也不知道你到底在拒绝些什么。”槙岛将下巴撑在立起的左手上,眼睫低垂,右手执着茶匙,轻轻搅动。


          这家伙真是无赖又优雅。狡啮不得不承认。可他是真的见不惯。


          狡啮不紧不慢地将右手伸过界,在槙岛的红茶杯上方,抖落一大截烟灰,呛人的烟灰掉进馥郁的红茶中,变得乖顺。


          计划成功后,狡啮又若无其事地重新将烟抵到自己唇边吸了一口,心中忍不住地幸灾乐祸,强忍笑意,又深吐一口烟,看着槙岛有趣的脸色被烟雾缭绕覆过。


 


【5】


          有时是早上,午后,夜晚。


          用餐时,锻炼时,阅读时,亦或是吞云吐雾时。


          不冗长,不贪恋。可总是有那么一个时刻,他会想起那个人。


          长久纠缠成幻觉。


          他死去了,被自己亲手杀死,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甚至除了自己,无人可以证明他曾经存在过。


          在槙岛生活过的地方,敏感地捕捉过丝缕他的气息,窥探过他曾经的生活一隅。  其实并非幻觉,狡啮惊讶于一个亡命之徒无所事事时的想象力,能够将自我中那人的存在分割出来,言行举止,形成逼真的影像。


          他现在有点懂得了槙岛的孤独。如同在没有光的地方寻求一个影子。徒劳无功却一直无法放弃找寻。就像现在的自己。


          无法归去又不能停止,他只能一直向前走。


          


          做出离开宅子的决定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满天繁星翻涌,晕眩,静止,亦或坠落。狡啮推开落地窗,走进宅子后的花园。秋季,石板小径已冰凉,他却不以为意。也早已遗忘诗人曾经的告诫。


       “不要赤足在夜空下的花园中行走,我的花园中,到处都是星星的碎片。”


 


————————————————FIN—————————————


妈呀终于写完了!虽然本命一直是白毛三三但一直不敢下手荼毒他,这次还是没能放过他hhhhh虽然是个死人((。最近除了case都没看什么课外阅读,装X失败无数次。


关键是逆檀宝贝儿总是容易逆了我的CP,不过这对没有肉的话其实哪样都无所谓((


居然有生之年写了这对智商永远不够用的CP的文,真是感觉像在做梦。


谢谢逆檀baby给我这个机会(。生日快乐baby。←你看我的套都被你荼毒了。


 


 


参考:


Ghaidan v Godin Mendoza 2004 [UKHL]


索德格朗——《星星》



评论
热度(61)

© 「言わない」 | Powered by LOFTER